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刑事辩护要点

来源:添加时间:2021-02-01 16:30 点击: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司法实践中常见的罪名。2013年“两高一部”发布的《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更是在定性、定罪、量刑方面进行了细化,但是,毕竟传销案件活动轨迹一般比较长,取证比较困难,给司法办案部门带来了挑战,也给律师增添了辩护的空间。笔者对自己在检察院工作期间办理的此类刑事案件进行梳理,认为检察官审查此类案件的思路及要点,也是律师在代理此类案件的辩护要点。

根据法条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通俗点讲,构成该罪的一个最主要的特征就是“拉人头”入会,并依据发展下线的人数作为计酬及返利的依据。

实践中,应注意区分传销和直销的区别。直销包含单层次直销与多层次直销两种运作模式。如果在直销活动中,直销产品只经过直销人员的一个层次就到达消费者手中,便是单层次直销。如果直销企业允许自己的直销产品经过若干层次的直销人员的销售行为而进入到消费者手中,便是多层次直销。

直销和传销是有本质区别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区分:(1)判断是否以销售产品作为企业运营的基础;(2)成为直销人员是否需要缴纳入门费用;(3)是否有经营场所;(4)是否具有完善的售后服务保障制度。当然,直销和传销可能还存在其他不同的特征表现,具体代理案件过程中,还是要牢牢把握传销是以发展下线作为计酬及返利依据这条特征。

笔者根据本人办案及代理案件习惯,将传销组织区分为传统型的传销组织及新型的传销组织。在传统型的传销组织行为模式中,一般有涉及非法拘禁,将所有被骗的人员拘禁在某个房间内,并形成传销组织的“家”这个概念;而新型的传销组织则是因为传统型的传销组织在非法拘禁过程中造成他人受伤、死亡等较大负面影响后发展而成的较高级别的传销,该传销的主要模式是对外号称有发展前景的项目或者产品,在带领被害人进行考察后,由被害人加入成为会员,并逐级发展下线。

在传统型的传销组织中,司法办案机关取证相对容易,因为在抓捕过程中,往往能将一个“家”所有成员全部抓获,因而各个成员的证言往往能相互印证,对于每个成员是否有购买“产品”成为会员,证据上较容易判断。但是,代理此类案件时要注意,有些成员往往刚刚被骗到传销组织中,该传销组织就被查获,因此,在清算传销组织成员时,应该将这类人员排除。

在新型传销组织中,由于传销成员较为分散,且未聚集在一起,判断是否是传销组织成员,主要的依据在于银行转账明细。而由于有很多银行明细不够完善,证据上难以判断是否为传销组织成员。实践中,有些传销组织比较狡猾,在带领被害人参观项目后,往往要求被害人以其本人身份到当地办理银行卡,并将银行卡收缴,则作为双方缴交会费及返利的银行账户。而在行为人被抓获之后,行为人对上述情况往往予以否认,在这里,笔者认为应该要把握以下几个问题:

(1)应注意考察被害人所述的银行卡去向。注意司法机关是否扣押到涉案银行卡,若银行卡未能在行为人处扣押,则形成了由被害人账户转到被害人账户的情况,以上述例子为例,如出现被害人农行卡转到被害人农行卡的情况,这就难以判断被害人所转账目是否属于会费,当然,也就难以判断是否是被害人是否是行为人所发展的下线;

(2)要注意判断被害人所述转账是否与银行明细能相互印证。传销组织会费的设置往往都是固定不变的,要注意考察被害人所述购买的产品或者投资的份数应转账的数额在银行明细上能否得到体现。当然,如果因为时间间隔较长,被害人无法说出具体转账情况,如果所述转账的金额与银行明细体现的基本一致,也可以采信被害人的说法;

(3)应注意考察被害人是否确实加入了传销组织。实践中,有很多被害人有再发展下线,所发展的下线包括夫(妻)、子女、父母、兄弟姐妹,这些人与被害人都具有亲属关系,而这些亲属会费往往都是由被害人本人所交。

因此,在代理此类案件时要注意这些亲属人员是否确确实实的加入了传销组织,要注意区分有的被害人为增加返利而私自使用家属身份信息购买产品或者投资的情况。

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下列人员可以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1)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2)在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3)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4)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十五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人员;(5)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

以单位名义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的,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代理案件过程中,还应掌握行为人是否符合上述规定,判断是否属于组织者、领导。需要注意的是,对于上述第5点,对传销组织扩大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如何理解的问题。在部分传销案件中,有的行为人仅仅发展一个下线,但是该下线又发展很多下线,是否可以认定对组织扩大起到关键作用,再者,如何理解“扩大”概念。

笔者认为,首先,“扩大”应该以司法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为准,以发展三十人以上作为认为行为人对传销组织扩大起到关键作用的依据。而对于仅发展一个下线,而下线又发展很多下线的情况,同样应该以人数达到三十人以上作为依据,而对于行为人提出人数不是其本人发展的抗辩,由于行为人对于下线发展持默认态度,且确确实实享受到了下线发展下线后的返利或者报酬,该抗辩不予采信。相反,如果确有证据证明行为人没有享受下线发展下线后的返利或者报酬,则应在辩护过程中予以充分考虑。

(1)如何判断罪与非罪的问题。如果行为人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或者构成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行为人的行为还涉嫌诈骗、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罪名时,仍然要分析是否符合诈骗、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罪名的构成要件,以司法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处理,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集资诈骗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并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妨害公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等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而对于数罪并罚,有一个情况不容忽视,如果上层领导人员只负责收钱,对下线采取何种方式进行传销并不十分清楚,是否还需要数罪并罚,比如下线采取非法拘禁的方式进行传销,这名上层领导人员是否需要对非法拘禁负责,实践中是有争议的问题。从辩护人的角度,笔者认为应当考虑该人员在传销中的具体作用出发,组织领导传销虽然属于一个组织,但是组织内部毕竟有比较明确的分工,对于上层人员没有明确指令要求采取其他犯罪方式进行传销时,不应要求其对组织、领导传销以外的罪名负责。

(2)如何判断情节严重的问题。实践中,情节严重的判断主要集中在司法解释规定的前二种情形中,即人数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对于人数及金额的判断应以上述前二个问题的分析着手判断,此处不再详述。

(3)是否区分主从犯的问题。实践中,还是应注意区分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如在传统型的传销案件中,往往有多个窝点,每个窝点都有所谓的“家长”,每个“家长”只负责该窝点,因此,对于这些人员,从辩护的角度,可以考虑提出从犯的辩护意见。

(4)关于层级的认定。司法解释特别指出,“层级”和“级”,系指组织者、领导者与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之间的上下线关系层次,而非组织者、领导者在传销组织中的身份等级。比如,行为人和被害人可能在身份上同属于业务主任,但是有可能出现同是业务主任的被害人是行为人所发展,双方在层级上便形成了上下级的关系。这也是辩护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一个事实。

  联系人:黄毅

   电话:19195608988

  传真:19195608988

  邮箱:1293594342@qq.com

  地址:南宁市青秀区青秀万达广场甲2栋34层

Copyright © 2021-2025 黄毅律师 版权所有